星期三, 10月 11, 2006

鉛筆


夜陪女讀陶淵明的桃花源記。小時侯,沒有人陪讀的。是很孤單的讀書經驗。而現在,每每女兒說今天中文課有篇什麼什麼文,我就比她還要興起的自告奮勇的陪讀著,干寶的搜神記啊,詩啊,其實是為回味那年少時的閱讀心情。她面有難色的坐在我旁邊,倒似她陪我,不是我陪她。
但過了幾分鐘,慢慢的,她也就有興致了..現代的孩兒們,真不知自己是幸福的。我的記憶之中,小學之時,最好的回憶.是做功課之時,父親一定用小刀削著鉛筆,很認真的把一枝長長的瘦美的鉛筆(我們從不用過短的鉛筆,那是老爸的堅持),一筆一筆的削著,最後.把筆端削成尖尖的,完成。
那是我讀著書時,最溫暖的陪讀了。
而如果我記得,並感恩著;我的女兒,會不會,也記得我們讀落英繽紛時那夜晚呢?

2 則留言:

Blogger Amanda 說...

看你寫陪讀,也想到自己小時候,母親陪讀的往事。因為你我的blogger版本不同,無法自動做連結,拙文在此:陪讀

12/26/2006  
Blogger Rose Lin MeiChih 說...

是啊!陪讀是童年一樁美好的回憶。謝謝你與我分享。

1/03/2007  

發佈留言

訂閱 發佈留言 [Atom]

此文章的連結:

建立連結

<< 首頁